泸州新闻网

一场期盼已久的团聚 97岁台湾老兵77年后重回泸州老家

离家77年,97岁的台湾老兵胡定远4月20日终于回到了他魂牵梦萦的家乡。

家里的房子新建了,路宽了,但坝子还在。他说,只要这个坝子在,他的“家”、他的记忆,就一直在。

胡定远和亲戚朋友聊天(泸州市台办供图)

胡定远和亲戚朋友聊天(泸州市台办供图)

在外多年,胡定远最想念的还是家乡的老腊肉。当心心念念的腊肉终于吃到了嘴里,他说,这才是正宗的味道,跟小时候的一样。

此次回乡,胡定远最大的心愿是到父母的坟前祭拜。在父亲坟前,他哭着说,对不起,没能早点回来。

A 只要坝子在 他的记忆就一直在

 阔别故乡77年,胡定远早已青丝变白发,但乡音犹在。

“做梦都梦到回来了,爸爸妈妈和小妹都在。”胡定远和大家说话时,刻意提高了音量。见这一面,他等了太久了。

胡定远刚下飞机 热情地和家乡人打招呼

胡定远刚下飞机 热情地和家乡人打招呼

自4月11日通过视频认亲后,胡定远便一直催促加快回乡的行程。19日下午5点过从台北飞成都的飞机,他早早就去候机了。由于下飞机的时间太晚,只好在成都先住一宿。

4月20日凌晨4点过,他悄悄地起床,自行穿戴整齐后,安静地坐在宾馆的单人沙发上。身上那条灰色西装,还是他回乡前特地买的,皮鞋擦得干干净净。在宾馆简单用过早餐后,回乡的车便正式启程。

相距300多公里外的合江县白米镇,一顿团圆饭也在准备中。

“要到了吗?”一路上,胡定远不知道问了多少遍。那头,对胡定远来说,不是一个目的地,而是他牵挂了77年的“家”。

近了!近了!

终于,11点20分,汽车从白米镇下高速了。

李水生和李官民把胡定远迎回家

李水生和李官民把胡定远迎回家

道路旁边,是早已等候多时的亲人,其中胡定远的大外甥李嘉猷已经83岁了。看到车停下来了,李嘉猷、李官民、李水生三兄弟立刻走了过去。

由于迎接胡定远回家的人太多,李水生一直将他紧紧护住。没有见惯这样的场面,胡定远久久没有说话。搀扶着他再次坐上车后,他才打开了话匣子。

“门口是不是有个水沟?”“屋后是不是有座山?”……当汽车开到“石坝上”时,胡定远的记忆清晰了。

“这回对了,就是这里,没得错!”

在台湾时,胡定远就天天锻炼身体。“我要用脚走回家。”胡定远的记忆中,回家的路都是泥巴路。没想到,现在车也能开到家门口了。不过,家里的房子新建了,路宽了,但坝子还在。只要这个坝子在,他的“家”、他的记忆,就一直在。

礼物 他为家人准备了好几箱

多年未见的亲人回到家,大家都很激动。在亲戚朋友的疏通下,大家让出了一条路。在屋里休息片刻后,胡定远的继子彭先生提议把凳子搬到屋外,让胡定远能够和亲人一一见面。

“像!真的像!就跟七舅公一个样!”、“一看就知道是自己的亲人,很亲切。”、“还是说的四川话,都能听懂。”周围的亲戚,都围过来看这位不曾谋面的亲人。

拿到胡定远的礼物后 亲人特地前来感谢

拿到胡定远的礼物后 亲人特地前来感谢

老人家在凳子上坐稳后,便开始感谢大家“。大家吃了饭,记得过来拿礼物。”回乡前,胡定远特地交代要准备礼物,箱子带了好几个。

在胡定远的寻亲之路中,有两个人功不可没。一是找到胡定远曾住过的太慈寺的李世容,二是找到李官民家的曾德明。见到两人,胡定远也送上了特地准备的礼物。

“谢谢大家,你们辛苦了。”“没想到能够找到家人,真的太谢谢了。”说这些话时,胡定远有些激动。一边面带笑意,一边挥手致意。说到感谢的话时,更是双手作揖。

“谢谢大家,只要他身体允许,我每年都带他回来。”彭先生承诺道。

在亲人的搀扶下 胡定远准备入席吃团圆饭

在亲人的搀扶下 胡定远准备入席吃团圆饭

老腊肉 他说还是原来的味道

在外多年,胡定远最想念的还是家乡的老腊肉。团圆饭桌上,都是家乡的特色菜,有豆花、黄粑、香肠,家人特地把一盘半肥半瘦的腊肉摆在了他的面前。腊肉刚端上桌,胡定远就立马拿起了筷子。一旁的亲人凑过来和他说话,他才把筷子慢慢地放下。

寒暄片刻后,心心念念的腊肉终于吃到了嘴里“。这才是正宗的味道,跟小时候的一样。”吃到腊肉后,胡定远就没怎么动筷子了。右手边的李嘉猷,也是如此。舅侄俩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题。

“小时候他就爱跑过来追我,打我的屁股一下,喊一声小舅舅,然后就跑开了。”胡定远想起小时候和李嘉猷玩耍的经历,笑得合不拢嘴。胡定远说,他离家的时候,李嘉猷只有6岁,外甥李官民和李水生还没有出生。

“视频里,我只认得大外甥,但现在见到都很亲。”当旁边的亲戚朋友问他和谁最像时,他一手搂着一个,笑着说“:你们自己看!”

胡定远忙着和亲人聊天,筷子很久都不动一下。旁边的李水生,一直往他碗里夹菜“。舅舅的牙齿还行,吃了两片腊肉,还有酥肉、四季豆、黄粑。”坐在一旁的李水生高兴地说,虽然这是第一次见舅舅,但感到很亲近。

说说笑笑,这顿团圆饭吃了1个多小时。接近尾声时,白米镇政府给胡定远送来了泸州的特产,有先市酱油、黄粑、桂圆“。热的米饭,加点猪油,再拌上酱油,非常美味。”当亲戚朋友介绍到这种“土吃法”时,胡定远连声说,“对对对!小时候就是这样吃的。”

害怕胡定远情绪过于激动,团圆饭后,家人特地把他接到屋里休息了一会儿。

祭祖 他此次回乡的最大心愿

胡定远此次回乡,最大的心愿是到父母的坟墓前祭拜。“饭什么时候吃都可以,但他的心愿是一定要去祭祖。”彭先生说。

胡定远跪下祭奠父亲

胡定远跪下祭奠父亲

胡定远父亲的坟墓,在屋后面的竹林间,要先走一段石子路,再过几道田坎,但胡定远坚持要自己走过去。胡定远虽然做过肝癌手术,但身体还算硬朗。走到屋后的老房子前,他还给家人讲起了老屋当年的样子。

本来还左顾右盼的胡定远,在到达父亲坟墓前,突然不说话了。家人给他递上3炷香,他便絮叨起来。“爸爸,你最小的儿子回来看你了!”、“对不起,没能早点回来。”……一开始说的话还能听清,慢慢地就成了低声抽噎。

“您上香就行了,不用跪。”家人见他要下跪,连忙阻止,但他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“没事,让他跪吧,这是他的心愿。”在彭先生的搀扶下,胡定远还是跪了下去。

到母亲的坟墓前祭拜时,胡定远更是泣不成声。

“愁”了77年,这一刻,思乡的情绪,终于得到了释放。 

记者 游容 摄影报道

相关新闻>>>

97岁的台湾老兵胡定远究竟经历了些什么?

他是如何离家?

又是如何一步步找到老家?

离家:1940年,出门买粉条被抓壮丁 

胡定远于1920年生于泸州,父亲叫胡文范。那个年代,父母没有文化,家境十分拮据。家里兄弟姐妹众多,但都没念过书。由于在兄弟里排行最小,家里都叫他“胡老幺”。胡定远这个名字,还是离家参军后长官为他取的,望其“远征平定战乱”。

1940年4月的一天,他从姐夫家出发到不远处的“白米场”上赶场买粉条,半路上被抓了壮丁,自此与家人失去联系。 

被抓后,胡定远被押上船,送到湖北参加抗战。随后,胡定远随军去往缅甸继续战斗。抗战胜利后,他于1946年来到台湾,并正式留了下来。 

寻家:2017年,胡定远孙女发帖助爷爷寻亲 

去年,胡定远因罹患肝癌住院手术。住院期间,胡定远和家人聊起故乡时,言语间总有些失落。

今年3月1日,胡定远的老伴去世。与之而来的,是胡定远愈发浓郁的思乡情。家里人决定,要想尽办法帮胡定远找到远在四川的亲人。

 胡定远老人和孙女彭怡惠

不久后,由胡定远孙女彭怡惠撰写的一篇寻亲帖子,发了出来。 

寻亲:记忆深处的地名,缩小寻找范围 

在胡定远的记忆中,他生于泸县凤仪乡6保2甲,家里曾多次搬迁,家乡附近有“三龙桥”、“四望山”、“河坝”、“大渡口”、“白米洞”等等。由于时隔多年且年事已高,胡定远对家乡的记忆都是模糊而碎片化的。

其中,记得最清楚的是,他的姐夫姓李,住在离“白米场”不远的“石坝上”。“石坝上”是小地名,因附近有个供村民晒粮食的大坝子得名,姐夫家就在大坝子旁边,背后有个小山坡。 

经过寻找,胡定远通过视频认出了“太慈寺”对面的“灯杆山”。至此,胡定远的故乡锁定在了“灯杆山”附近。 

认亲: 记忆中妹妹肚上的伤疤,助老人找到亲人 

胡定远又提供了一个关键信息——姐夫家曾经是卖冬粉的。当地热心村民曾德明突然想起,“石坝上”确实有个李姓人家,解放前是卖冬粉的。

经过一路打听,终于找到了村民李官民家,他的母亲姓胡。李官民在家排老九,还有一个哥哥叫李嘉猷,一个弟弟叫李水生。

经李嘉猷证实,父亲李奉先确实曾做过冬粉生意。听家里老一辈说,母亲有个弟弟很小的时候就走失了。不过,对于突然找到自己走失多年的舅舅,李家三兄弟表示“有点不敢相信。”

找到了姐夫家,有些信息还需确认。在胡定远提供的信息中,其最小的妹妹小时候烤火时,肚子曾被烫伤,留下了伤疤。像这样的隐私信息,只有家人才能知晓。当李嘉猷得知该信息时,深信胡定远就是自己的亲人“除了胡家亲人外,不可能有别人知道  

视频:胡定远用泸州话与亲人聊家乡 

4月11日中午,泸州市合江县白米镇转龙湾村一座民宅内,有些热闹。李家三兄弟特地聚在一起,等待与亲人时隔77年的“重逢”。

视频接通的那一刻,97岁的台湾老兵胡定远立刻凑到镜头前。“就跟‘七母儿’(七舅)长得一个样儿。”视频另一边,83岁的李嘉猷一眼就认出了胡定远。

李家三兄弟与胡定远取得视频联系

都说“乡音无改鬓毛衰”,这句诗用在胡定远身上再合适不过。隔着屏幕,跨越海峡,胡定远用泸州话和外甥们聊起了家乡。门前的坝子,屋后的山坡……一个个信息像“坐标”一样,逐一归位。 

仅15分钟的视频通话,胡定远的心就定了下来,开始与家人商量回乡事宜。时隔77年,这场历时近1个月的寻亲,也终于有了结果。